在路上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5|回复: 1

2020年春节内蒙混沌行

[复制链接]

4

主题

113

帖子

918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4Rank: 4

积分
918
QQ
发表于 2020-6-30 17:07:5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和好玩的人一起在路上...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2020庚子年,转眼就过去了一半,年初惊心动魄的疫情,让我一直都不想再回到那段混乱的日子中去。终于因为重新回到路网,这个一路陪伴我走来,陪伴我在那段因为疫情逆行回家的群体,我觉得必须留下点什么,好的或者不好的,这是我们共同见证危难的携手共渡难关的印记…

D06C0C9B-1CFB-47E7-A147-155807A75603.jpeg
        
2020年1月21日,我们按照每年春节的习惯,准时出发去完成我们家每年一度的春节旅行,虽然出发前武汉就出现了大流感(那个时候真的只是以为那就是个流感),只要做好自己的防护,问题就不大,出发前同事还跟我开玩笑说别出去被人认出是武汉人呃,遭人嫌弃,说你是华南病毒,我傻呵呵的回应说,早就辟谣了好吧,大不了我多带点口罩出门。

343A2CB3-4C78-451C-B295-F38DA6596E92.jpeg

于是,21日早上,我们一家三口出发,在高铁站,气氛比我想象的要轻松很多,貌似我们一家三口的防护都显得有点过了,我们每个人都带了两层口罩,一次性手套,而站内候车的人还有没戴口罩的,老公还说我多虑了,太紧张了,我还是坚持他们在公共场合口罩不准摘下,以防万一(事后证明我的敏感多虑都是正确的),数个小时后我们抵达郑州,我们要从这里转机飞往鄂尔多斯,一个遥远的内蒙小城…

343A2CB3-4C78-451C-B295-F38DA6596E92.jpeg

从郑州火车站转车去机场的车里,因为我们的武汉口音,我敏感的觉得人们看我们的眼神有点警惕,抵达新郑机场,人更少了,机场很小,值机柜台也就只有几个,基本上没有人戴口罩什么的,测体温的人也没有看到,机场工作人员更是没有戴口罩的,我内心稍稍安稳了一些。过安检-候机-登机-飞行-落地,一切一切都和从前出门旅行一样,没有任何异常,甚至飞行途中儿子把口罩拉下来,我都没有阻止,剩下的只有对遥远目的地的期待。

343A2CB3-4C78-451C-B295-F38DA6596E92.jpeg

日落时分终于抵达鄂尔多斯伊霍金斯机场,我们顺利的取了之前订的车一路导航去酒店,鄂尔多斯被称作“鬼城”真的是名不虚传,宽阔的马路,马路两旁火树银花的彩灯,干净的城市,远远近近的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唯一不见的就是人,一路奔到酒店居然都没见几台车几个人,仿佛这个城市的人都消失了,只剩下刚刚热闹过的街道和房屋。



        
休整了一晚,22日一大早我们就出门撒欢,天气很好,太阳很大,路上行人仍然很少很少,我们溜达去康巴什中心广场,广场临江,整个江面都被冰封了,路边有很厚的积雪,还有个冰雪乐园,儿子兴奋的跑进去撒欢,而我在不停的刷手机,因为有朋友跟我发消息,问候我,我的同学群里面也有在医院工作的,他们纷纷跟我在聊一件事,武汉的各大医院快瘫痪了,你们在外头多停留些时,千万别回来,这是他们跟我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然后也跟老公在讨论这个话题,老公说我多心多虑,出来玩别想那么多,不会有什么事的,可我内心始终觉得惶惶不安。

B0CAAE08-A26D-4DD2-A644-62BCC5094183.jpeg

23日凌晨,我突然在温暖的酒店里面惊醒坐起,拿起手机看了看,是我同学发的消息,很糟糕,我在各大医院放射科工作的同学很崩溃,我想应该是发生了非常不好的大事,然后跟他们一个个打电话,我的闺蜜是放射科CT室的诊断医师,我接通她的电话,她在哭,哽咽的告诉我,S了好多人,她们医院放射科要瘫痪了,她看了一晚上片子,大多数都是那种影像,疫情来了。

B0CAAE08-A26D-4DD2-A644-62BCC5094183.jpeg

她现在想把留在家里的儿子送去那里都做不到,她连家都没办法回,她让我千万别回来,我安慰了她好一会儿才挂了电话,五点多又拿手机刷新闻,突然就看到了黑压压的标题《23日10时起,武汉封城》,我脑袋瞬时起就炸了,连忙推醒熟睡的老公,他也吓了一跳,在我们的认知里,武汉九百多万人口,怎么可能说封就封啊,我们开始担心留在城内的父母,家人,朋友。

我们纷纷开始打电话,说实话,那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情玩了,但是怎么办,我们回程的航班在一周后要从呼和浩特市飞回去,老公说就算现在担心也没办法啊,先玩儿了再说,这人心真大,还有个心大的是我儿子,貌似一点都没有影响他去滑雪的兴致,于是只有我在惴惴不安中跟他们踏上去响沙湾滑雪的旅途,一路上行人还是不多,大概也是因为冬天并不是鄂尔多斯的旅游旺季,如果不是因为心里惦记的事情太多,我还是很喜欢这个北方的城市的,白雪皑皑,又没有冰天雪地,道路宽且直,除了到响沙湾那一段路被冰雪封冻了以外,都是干干净净的,响沙湾,夏天就是沙漠旅游的集散地,有好几个大型的度假村,冬天被雪覆盖以后就成了天然的滑雪场。

7ED2CDBE-4FA4-4836-AEC2-464773410BD2.jpeg

儿子此行的目的地之一,因为去过了黑龙江,吉林,辽宁,所以这次滑雪就选择来了内蒙,我是真没有心情滑雪,就跟他们说好我在休息区等他们,让他们父子俩去滑,滑够了下来找我,我就在休息区不停刷新闻,跟群里的同学,还有咱们路网群里面的朋友聊天,互相传递消息,反正一整天的消息是越刷越让人担心,机场,公路,水路都被封了,我突然想起我回程的航班,连忙打开订票网站,才发现我们的航班已经被悄悄取消了,真让人懊恼,都没有发个消息通知一下,这下真回不去了,急急忙忙喊回了心大父子俩,跟他们说了我们目前的困境,匆匆收拾了一下,先下山回酒店再做打算吧。

B0CAAE08-A26D-4DD2-A644-62BCC5094183.jpeg

回酒店把目前状况分析了一下,权衡利弊以后我们果断决定,第二天就去呼市,然后再想办法从呼市回家,后续的行程肯定是没办法继续了,我们也不可能真的像朋友们希望的,别回去,呆到疫情结束再回武汉,因为工作原因,越是这个时候我们只怕越是没有选择,必须逆行回家,后面剩下的就是一系列操作,退机票,退酒店,退呼市租的车,反正作为一个武汉人,那个时候只怕没有什么比退订更加容易的事了吧。
        
7ED2CDBE-4FA4-4836-AEC2-464773410BD2.jpeg

24日,2019年的最后一天,这大概会成为我人生中过得最凄凉的一个年三十了,我们从鄂尔多斯乘坐高铁前往呼和浩特,感觉整个车站比我们之前来的时候紧张了许多,但是也没有人因为我们是武汉人而特意关照我们,出了车站,呼市比鄂尔多斯热闹许多,烟火气也浓了许多,过年的气氛很热烈,这儿的人们貌似没有被遥远的疫情惊扰,大家都在准备迎接新年的到来,到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而我一点都感觉不到,我在挂念我那被封了的城,我想回家,哪怕深陷疫区,我还是想回家…可是回家路漫漫,要怎样逆行回家呢?

7ED2CDBE-4FA4-4836-AEC2-464773410BD2.jpeg

我们想先安顿下来再说吧,那曾想到迎头第一击就是被之前在网上预定的民宿老板劝退,我们从车站打的找到我们预定的民宿,站在楼下跟房东联系,结果房东支支吾吾的,可能是看到我们手机来电显示的地区号是湖北武汉的,表示不想让我们入住了,哪怕我们跟他解释我们出来好几天了,没有发烧也没有任何症状,他还是委婉的表示不想租给我们了(现在想想那个房东也是对的,毕竟保护自己和家人是最重要的,病毒潜伏期太长了,谁也说不准),后来我们跟他商量让我们进屋去加件衣服,因为外头太冷了,儿子出门的时候裤子穿少了,房东算是好心的了,勉强答应我们进屋呆一会儿,我们进去加了衣服裤子马上就离开了,这大概是最最狼狈的一次遭遇了吧,然后又不停搜索附近酒店,呼市年三十是真的年三十,外头好多便利店都早早的打烊了,我们必须赶紧找到可以入住的酒店,终于找到一家,我们到了酒店登记的时候,还被前台质疑的问了半天,看来呼市警惕性越来越高了,终于入住房间,我累得不想再出门一步,老公说毕竟是大年三十,我们去附近的大昭寺逛逛祈福吧,我坚决的拒绝了。

7ED2CDBE-4FA4-4836-AEC2-464773410BD2.jpeg

今天一天都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一直怕是因为武汉人被人喷,彻底没有游玩的兴致了,儿子也很合作,表示那里也不想去了,就在酒店呆着,于是老公就点了一堆外卖当做我们今晚的年夜饭,下午点的晚上都冰凉了,又没地方热,凄凉不凄凉你说,然后一个下午都在联系各路大神想办法回武汉,终于我的同事,因为人在广州,买不到到武汉的火车票,最后买了到长沙途径武汉的票,斗胆上了火车,经车上乘务员确认可以在武汉停靠只下不上,我们才找到方向,但是从呼市没有直接回武汉的火车,只能仍然在郑州中转,正好让儿子也在郑州转飞台州,我姐姐家,我们这一回去只怕他就没人照顾了,把他安排好,我们就放了一半心。


接下来就是打电话给各路大神给我确认停靠武汉的列车有那些,这个时候的武汉所有的热线询问电话都打不通,大概除了110,110也解决不了你的任何疑问,整个城市都乱了套,终于朋友给我确认了一列从郑州发出凌晨途经武汉的会停车可以下的列车,我的天,终于离家近了一步,赶紧订票,待把一切一切都安排妥当了,才发现春晚已经快接近尾声,2019就这样不堪的谢幕了,零点窗外响起热烈的爆竹声,可是我觉得那些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想哭,想回家,想我的城…

7ED2CDBE-4FA4-4836-AEC2-464773410BD2.jpeg

25日,大年初一外头的街道冷冷清清,是那种属于新年的冷清,我们是下午航班飞郑州,我同学在群里跟我说,武汉买不到口罩还有消毒用品了,要我如果方便一定要带一些回去,我再想那可能是今年最好的新年礼物,于是打起精神出门去呼市的万达广场,我不想到处逛,只想找个购物中心买了该买的东西就走,万达周边有四个药店,期中三个告诉我们已经没有口罩卖了,消毒用品也没有了,我诧异了,疫情终于扑到这儿了,给朋友带口罩回去做新年礼物的梦想也破灭了,最后一家药店倒是有N95卖,100块3个,还限量,怎么办,我们回去的路上还得防护好呢,我带出来的口罩已经所剩不多了,儿子还要一路飞去台州,买了几个水货N95揣上。

75F31A70-D026-4A8C-9651-797C12C97039.jpeg

进去万达,准备找家餐厅早餐午餐一起解决了,最后选择了蓉李记,主要是快,吃完了回酒店取行李去机场,点餐的时候特意说普通话,跟儿子说话也说普通话,怕引起周围人的恐慌,结果老公在店门口打电话,估计是一口正宗的湖北腔把店员给惊着了,送餐的店员态度非常不友好,一会儿拿个喷壶在我们周围洒消毒水,非常不礼貌,虽然愤怒,但是也不想为此而争执,催着儿子匆匆吃完赶紧离开。一路无话,取行李,退房,前台没有一个人,只有个电话,告知了一下,就给我们退房了,我认为是把我们做洪水猛兽了吧,知趣的赶紧撤退直奔呼和浩特白塔机场,原以为会有一番波折,其实还好,没有人因为我们是武汉人而特别对待,这比之后流落在外的人们的遭遇要好太多,过热像仪,过安检,行李托运,登机,落地一路太平,到郑州机场以后跟儿子道别,各种嘱咐,各种叮咛,然后送他进转飞台州的安检通道,我眼泪汪汪的,一直目送他的飞机起飞,才跟老公出机场奔火车站赶那趟逆行回家的火车,到达郑州东已经半夜了,这一天都是在路上奔波,只为了想要回家,待踏上回程的火车,这一天新年的第一天也结束了,整节车厢就我跟老公两个人。

75F31A70-D026-4A8C-9651-797C12C97039.jpeg

一路上一直都在跟在路上的伙伴们分享各路信息,城外的人都在想办法回家,城内的人都在给我们通报城内的信息,让我这段流落在外的时光变得不再那么孤立无援。终于,26日凌晨三点列车抵达汉口站,我们顺利下车,长长的列车只吐下了包括我和老公在内的四个人,环顾四周,往昔喧嚣繁忙的站台,通道,出站口,此刻冷冷清清,四下无人,

75F31A70-D026-4A8C-9651-797C12C97039.jpeg

只有我们四个人各自拖着行李出站,另一对夫妻比我们状况更糟糕,他们住武昌,按目前车辆都限行的状况来看,他们要步履维艰的走回去。幸好我们家离汉口站直线距离只有1.8公里,走吧走吧,终于逆行回武汉了,还惧怕这点距离,虽然武汉上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半空浮着这种被称为"新型冠状"的病毒,地面湿漉漉的积水中混合着浓烈消毒水的味道,但是我闻到了家的味道,我回来了,我的大武汉。

75F31A70-D026-4A8C-9651-797C12C97039.jpeg

75F31A70-D026-4A8C-9651-797C12C97039.jpeg
      



我是虫虫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093

主题

3万

帖子

217万

积分

管理员

在路上TEAM

Rank: 9

积分
2173893

荣誉会员突出贡献论坛元老

QQ
发表于 2020-6-30 18:28: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堪往事却不要忘记~
祝未来一切安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www.5zls.com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在路上 ( 鄂ICP备11000556号 )

GMT+8, 2020-7-8 01:45 , Processed in 0.327600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